2023-12-02来源:外媒

金燕玲演活霸气奶奶,支持女儿婚嫁

香港爱情喜剧《不日成婚2》昨日(30日)于香港正式上映,电影由陈茂贤执导,首集《不日成婚》六位班底陈家乐、卫诗雅、朱柏康、谈善言、岑珈其及杨偲泳主演,更有资深金像女配金燕玲加盟主演,与陈家乐饰演母子,非常令人期待!早前金燕玲与导演陈茂贤就新作《不日成婚2》接受《香港01》专访,分享拍摄起源般与合作点滴之余,病愈复出的金燕玲更谈到一部改变她演艺生涯的重要作品!

陈茂贤导演首部执导作品《不日成婚》拍摄于疫情开端,原班人马拍摄的续集《不日成婚2》则在疫情尾声完成,作为资深编剧转战为导演,陈茂贤表示起初已有拍摄三部曲的念头,第二集更一度命名为「不日成婚之九叔俱乐部」。入场观映《不日成婚2》的观众,除了继续被金燕玲的精崭演技所震慑,必定对电影结尾出现的「九叔俱乐部荣誉会长」修哥的出现感到惊喜,陈茂贤笑指灵感来自从小对香港电影的印象:「最初『九叔俱乐部』的原意真的是一班很年老的『九叔』,修哥、四哥、曾江叔等一班元老级的男人。因为我从小我很爱看粤语片,他们在戏中全部都饰演小生,有时亦会参演搞笑的爱情片,我经常觉得四哥后生饰演靓仔,好似陈家乐一样!但其实真正怕老婆的,其实是修哥!修哥才是真正的九叔代言人。」

提到一众香港资深演员,陈茂贤导演兴奋地表示自己一直渴望在电影里合作一班前辈:「我从小看电影就很仰慕他们,他们是香港电影的宝!」亦希望用电影留住他们的身影,转头望向金燕玲笑言:「让我们一班年轻导演拍摄一下嘛!不要只拍上一代的导演,益下我们一班后生导演嘛!」对去年初离世的曾江,陈茂贤导演亦深感婉惜:「曾江叔离世了,很可惜;四哥身体不太好,所以没有打扰他老人家,本身是一齐出场,两个(修哥、四哥)一齐出场!我对修哥也提过,四哥似是非常潇洒,但真真正正最受女生欢迎的其实是修哥,四哥只是负责埋单而已!所以四哥经常也哑巴吃黄莲。修哥便笑说『唉!唔好讲呢啲!』但因为四哥获得『最佳男主角』后我也发觉他身体状况不太好,所以不希望他太过操劳。」

如愿与修哥在《不日成婚2》里合作,陈茂贤导演兴奋之余,亦被修哥恪守专业态度所感动:「有一件事让我很感动,不论是金姐姐、修哥,他们到现场时全部都做足功夫。连修哥来到时也先找一个角落,一边踱步一边读对白,他的戏份其实不多、只亮一亮相,但却不断反覆背对白,亦不会调整我的对白。」陈导演亦表示金燕玲在现场曾提到为何不会调整剧本与对白:「修哥与金姐姐的说法一样『你写只字畀我,系谂过先写、唔系乱写嘛!一定有你的意思,所以要做好渠!』见到修哥这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家在踱步准备,我非常尊敬他的专业。」提到演员临场提出修改对白,金燕玲亦分享从演多年的想法:「我作为一个演员,我觉得对白写得好、演员没有机会去改。通常我会微调得更接近我的口语,否则由我讲出来会不自然。」

金燕玲今年从影五十周年,出道以来与多位名导合作留下不少经典作品,提到与关锦鹏导演合作的《地下情》(1986),金燕玲欣喜地表示作品对她而言极具代表性,却只字未提当年首夺金像女配的殊荣。金燕玲回忆经典作时表示:「《地下情》是我离婚后复出工作,遇到的一个好机会,我很重视那一个角色。因为那一部戏改变了我的将来,甚至直到现在。」她直言合作关锦鹏与张叔平令她改变演出方法:「因为那一部戏令我发现我越重视便会演得越『紧』,我与关锦鹏、张叔平很好朋友,尤其是张叔平更宛如我的导师,他是唯一一个我会请教的人,而我亦知道他会对事不对人地表达意见。但《地下情》我却被关锦鹏与他大骂,第一场唱歌的戏,关锦鹏便骂我为何这样唱歌,我完全没有发觉问题。」

金燕玲更表示于《地下情》饰演的角色廖玉屏与自己的亲身经历相近:「其实出现问题的原因,是因为我有参与到《地下情》的剧本,那个角色有许多事是我真正的经历,所以我没有就角色与导演对沟通太多,我就觉得那个角色就是我自己,于是就做我自己。」她亦提到与关导的关系其实非常熟悉密切,但拍摄的遭遇却令她感到不快:「令我不解之余,又失去信心,后来才发现越重视(作品角色),就越要尝试不要想,而且要视乎对手。」而亦师亦友的张叔平亦适时给予金燕玲所需的建议,她回忆指:「张叔平曾经建议,做演员其实要达成导演需要的效果,你可以争取你的想法、或者尝试要求机会,有不同的版本让导演选择,但最终也是尽量做到导演的需要。」回顾《地下情》,金燕玲如此总结:「呢部戏绝对是我的转捩点,因为留意到自己的缺点。」

在《不日成婚2》里,金燕玲加盟系列与陈家乐饰演母子,令电影增色不少,戏中作为阿佳妈妈,是一位要求严格、为子媳着想却同时带来不少压力的「霸气奶奶」。现实里,金燕玲育有一位女儿,年纪阶段与阿佳(陈家乐饰)、可怡(卫诗雅饰)相近,她笑言自己绝非如角色一样严厉:「我是一位很开放的母亲,我不喜欢将小朋友变成我要的样式,他们有自己的思想。当然他们若问我的意见,我也很愿意分享我的看法,虽然不会左右他的决定,但也会让他知道后果要自己负责。」

对于家中千金的婚嫁大事,金燕玲亦分享到她的想法:「我经常对女儿说,无论妳将来的对象是什么人也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懂得爱护妳、珍惜妳,有正当职业、妳俩能够组织家庭就足够了。」年近七旬的金燕玲曾经历两段婚姻,对于幸福,她倒以一段父女回忆表达:「我记得我年纪很轻时,没有继续读书、出来工作,我爸爸的想法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是嫁一个好老公,我当时以为他的意思是能够让我生活无忧。」但她表示到父亲晚年时,金燕玲在病榻旁照料父亲时,才真正明白父亲口中的幸福真义:「后来到我爸爸生病、甚至失禁,作为长女我需要肩负照顾他的责任,他流着泪、但我不敢直视他,因为他作为一个男人在女儿面前失去自尊。我当时问他曾经希望我找一个好老公的意思,他才告诉我一个爱锡我、懂得欣赏我的人才是一个好老公。所以如果说人生如何能够快乐,我没有忧虑,基本的生活亦足够,便已经是快乐的人生。」

场地:英皇骏景酒店

发型: Ricky Kwok@ Headquarters Hair Salon

化妆: Stephen Lau@ StephenMakeup

服装: MARYLING

举报

加载